辽宁中源电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官网        

LiaoNing ZhongYuan Power Technology Service Co.,Ltd

《说粤全传》第十六回|助力粤市场(七) 调度台有话要说

发表时间:2018-10-07 15:02:14

这里写你的初始化内容    

微信图片_20181007144938.jpg

诗云:

现货风云我辈操,无休值守平波涛。

卧薪尝胆求长久,鞠躬尽瘁善牛刀。

发现价格真本意,技艺精湛循正道。

今非昔比网尤壮,忠信仁智真英豪。

旁白:计划方式专业从来都和我们坐(调度)台的同行(hang)不同行(xing),思考角度相差很大,多年作为电力系统运行的最后屏障,我们对双轨制也有自己的看法。

从“坐台”角度谈一谈广东电力现货市场的“计划机组+交易机组”模式。从物理上,电力系统运行的目的无非就是在满足电网安全的情况下,实时保持电力的供需平衡。专业地说就是,调度机构在日内制定各机组实时发电计划时均使用日内滚动计划系统,是以用电负荷预测、新能源预测、电网断面约束、各机组年度及月度发电计划进度等为依据制定各机组实时发电计划。

让哪些电厂发电就要讲规矩了。在“三公”时代,完全按照政府给每个机组的发电量安排发电,在“市场”时代,应该以经济最优原则发电。但现在的广东是“三公”+“市场”的时代。广东电力现货市场中“计划机组+交易机组”模式类似于电网调度采用“一部分机组(模式中的计划机组)通过AGC严格执行日前计划(计划处日前制定),一部分机组(模式中的交易机组)通过AGC严格执行日内滚动计划(在日前计划基础上根据日内各类超短期预测、电网约束、发电进度等,由日内滚动计划系统制定的计划值)”模式。区别在于:目前调度模式中,机组日内滚动计划制定的依据是各类负荷预测、电网约束、发电进度等;“计划机组+交易机组”模式中,交易机组日内发电计划制定的依据是考虑电网约束的全电量经济调度。

广东“计划机组+交易机组”模式固然是为尽快启动现货市场做出了大幅度的妥协(向计划体制),可以理解,但是负责确保电网电力实时平衡的值班调度员也面临众多困难与困惑。特别是当新能源的装机占比逐步增大、电网安全约束随着交易模式的变化而日趋复杂的情况下,调度机构将面临如何“人为”地解决更加棘手的公平与安全问题。

首先,电网潮流局部收敛问题。广东模式下计划机组发电计划值物理性强制执行,但电网某种概率下会出现电网局部断面约束内计划机组发电计划值大于电网断面约束极限值情况。如:前一天预测的新能源(A类机组)预测值比实际值低、导致计划机组计划值制定偏高,调度日内执行时本着新能源最大化接纳原则,因新能源出力实际值比日前预测值大导致交易机组负荷率降低,甚至出现无法通过降低交易机组负荷率来满足电网断面约束情况,直至需通过调整计划机组发电计划值或采用停机方式满足电网断面约束。如同区域还有B类机组日前启机运行,停机在A类之前还是之后?

其次,日前新能源预测存在不确定性问题。即使是新能源超短期预测也未必满足调度电网实时平衡需要,因为交易机组电量出清毕竟需要一个交易周期,目前普遍采用15分钟一个交易周期,15分钟时长对电网实时平衡过长,因为目前网省间联络线潮流偏差控制无论是A模式还是CPS模式考核周期均是15分钟,15分钟的交易出清周期对调度确保电网实时平衡而言过长,实在与我们“坐台”的习惯不相符。

再次,调度“三公”问题(低价高效机组与高价低效机组利用小时倒挂)。“三公”调度要求高效机组多发的规定没有改变,仍然是调度员调整发电机组发电的重要依据,广东模式下,计划机组因事前制定发电计划供调度员执行,年底必然要求各计划机组发电计划均衡,存在调度“三公”问题;交易机组发电计划的制定因遵循低价中标原则,是市场行为,无计划性指令,年底不存在调度“三公”问题。但是年底,必然存在计划机组与交易机组比较发电利用小时问题,如何解释年底个别低价高效的交易机组发电利用小时数低于个别低效计划机组是摆在调度员面前的现实难题。

然后,电网事故、网省间联络线因各种原因临时调整方式等情况下,调度员如何调整发电方式的问题。国外的市场从无到有的过程中,出现了由于全网发电方式变化导致潮流模式变化,进而出现了电网阻塞的模式和频度的大幅变化。无论何种原因,当调度机构需对全网发电出力调整较大时,调度机构以何依据、优先调整哪部分机组等问题如何解决,减谁的出力又增谁的出力,调度员执行过程中如何即保证A类机组和“西电”的“三公”,又保证B类机组“市场公平”问题?

最后,调度员与计划方式专业的协调问题。调度计划处作为制定计划机组发电计划的处室,如何制定计划机组的发电计划直接关系到年底的调度“三公”问题。调度计划处在制定计划机组发电计划值时需事先根据各类负荷预测,把全网供电负荷切为两部分,分别分给计划机组和预留给交易机组,“切”很关键,如何保证“切”的公平高度依赖于日前的各类预测准确性。“切”时,若新能源预测用下限值、用电负荷预测用上限值(等同于火电整体次日发电计划值做大),有利于计划机组;若新能源预测用上限值、用电负荷预测用下限值(等同于火电整体次日发电计划值做小),有利于交易机组。年底调度“三公”问题不仅仅取决于调度员,还取决于调度计划处每日给计划机组制定的发电计划值,“坐(调度)台”与“看(调度)台”的责任划分问题也是一个难点。

作为电力系统运行的指挥者而言,虽然广东模式有众多需解决或明确的问题,但是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的先行者必然面临众多问题与阻力也是可想而知的,此过程中重要的我们要看到广东模式的优势与进步,我们“坐台”的愿意努力学习、竭尽全力为现货市场试点做好服务,尽快适应现货市场对调度台值守人员的新要求,不拉市场建设的后腿。谨希望广东模式为全网电力现货市场的全面开展开辟新篇章,同时希望南网调度兄弟们为全国其他网省电力公司调度兄弟们积累宝贵电力现货市场的运营经验。

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飓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微信图片_2018100714494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