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中源电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官网        

LiaoNing ZhongYuan Power Technology Service Co.,Ltd

《说粤全传》第十五回|助力粤市场(六) “节点标杆电价”来了!

发表时间:2018-10-07 14:50:26

这里写你的初始化内容    

诗云:

南粤新纪似倚霞,群英涌动赴戎涯。
眠惊燃机忽闻补,节点突传标杆价。
才觉迷离恍如梦,现实如此落浮华。
好意只道云想雨,哪知水落要摧花。

微信图片_20181007144719.jpg

歪解垫场:

1、标杆电价:国家在经营期电价的基础上,对新建发电项目实行按区域或省平均成本统一定价的电价政策。

2、节点标杆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考虑节点电价因素的电价政策。

从新能源的“竞食效应”说起


今天给大家讲讲广东规则中电源侧交叉补贴对市场的影响,但是这要先从可再生能源说起。

众所周知,各国为了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都给予了一定的补贴政策,而拿到了补贴的可再生就有实力和相对廉价的传统能源竞争了。可随着新能源发电比例的上升,传统能源公司财务恶化的速度却大大超出了政策制定者的预期。为什么呢?我画个曲线你就知道了:

上图展示的是电力市场中经典的基于经济优先顺序(Merit Order)的供需曲线示意图,供需交点就是出清量价。早期电力市场中,谷荷由基荷机组(燃煤)设定价格,峰荷由燃气机组设定价格,发电资源投资回报率相对稳定。随着可再生能源比例的快速攀升,传统能源遭受了多重挤压。优先发电或接受补贴后低价的可再生能源不但使传统能源的电量萎缩,更使得供应曲线右移,市场出清价格被拉低了。

近年来可再生能源逐步参与市场竞争,但是原本按照市场价格测算可以无补贴竞争的项目很多都亏本了。为什么?答案很简单,新投的可再生能源越多,供给曲线越往右移,市场价格越低,批发市场价格是一路下行的。这就是可再生能源的“竞食效应”(Cannibalization Effect),也就是说可再生能源的市场份额越大赚的越少。

等等,“竞食效应”不好吗?降电价了!乍一看不错,可隐藏在这背后的却是未市场化部分飙升的可再生能源补贴,高昂的消纳成本以及因发电投资意愿降低而岌岌可危的长期容量充裕性。在“竞食效应”显著的德国,煤电企业也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能在低电价环境下生存的只有对环境污染严重的、低成本的褐煤电厂,随之带来的排放使得德国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付之东流。想了解更多有关可再生能源消纳成本的朋友可以看看笔者写的另一篇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slmjwRgpUltdWaS3Xo-UUw)

 “节点标杆电价”


但是上面的这些和广东现行的规则有什么关系呢?规则里有这么一句话:“现行政府定价相比燃煤机组标杆电高出一定范围的B类机组(如水煤浆、煤矸石、高成本燃气等)根据一定标准给予补贴,资金由市场化用户分摊。”老规矩,看图说话:

事实上,A类机组就起到了可再生能源的作用,将供应曲线大大右移。问题是A类机组中还有很多相对低效的自备机组。具体关于双轨制前几期已有解释,这里不再赘述。

再看看本应作为价格设定者的燃机等高成本机组,它居然“没了”!哦,不对!被“削峰填谷”扔到低价区了,差价由行政机制确定的补贴来补。现行的规则也明确表示“考虑电源侧交叉补贴后,燃气机组的申报价格上下限均参照常规机组的发电成本水平进行设置。”这样一来,原本的供应曲线被扭曲成了在燃煤报价上下限范围内小幅震荡的一条“直线”。这样切实可控的出清价格我只能想到一个词“标杆电价”,考虑到它应用了节点电价体系,姑且叫它“节点标杆电价”吧。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为什么要开展市场化改革?构建市场的目的是优胜劣汰,是换血的过程。电改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不能因为孩子会哭就给奶喝,就扭曲价格形成机制。过度的补贴只能留下低效机组,淘汰相对新建的大型、高效机组。

要是有人想投资发电行业他怎么想?

我不投燃机我傻啊?燃机虽然燃料贵,但投资小啊,但我有补贴啊,照样带着基荷发电,划不划算干我什么事?

社会资本:我又有点不想投了,市场价格压得这么低,不一定回得了本啊。

国企:我也不敢投啊,要承担社会责任啊,要拉动基建啊。就这市场价,怕不是一投产就成了“人造僵尸企业”?

长远来看,由于燃机等高成本机组通过补贴有了低价竞争力,它们会比没补贴时相对更多地承担基荷,进而推高系统发电边际成本,降低了系统效率。推高的成本最终由用户承担,但由于市场出清价格被人为压低,补贴部分就必须增长。再考虑投资引导信号鼓励投资燃机等高成本机组,意味着未来更多的机组需要补贴,这也会推动补贴总额上涨。多重因素叠加,补贴总额上涨难以避免。但如果补贴上涨得过多,可能又会催生行政降电价的动力,最终燃机等高成本机组的合理收益仍然得不到保障,价格形成机制却被彻底扭曲了。

价格形成机制扭曲的恶果我们也并不陌生,交叉补贴就是典型。“说不清、道不明”的特点让实操者殚精竭虑却落得个“费力不讨好”,业内更有人视之为洪水猛兽。借用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的一句话:“改革的关键是消除价格扭曲,消化掉、改革掉,很大程度上就是结构性改革。”可见改革的方向是尽量减少价格扭曲而不是增加价格扭曲,这已经不光是电力行业更是全社会的共识。

怎么办?

真正的解决方案是理顺价格形成机制,允许燃机等高价机组设定出清价。同时发挥燃机和抽蓄调节能力强的特点,通过辅助服务市场化的方式回收成本。如果迫不得已确需补贴高成本机组、助其回收沉没成本,建议使用中长期政府授权合约的方式。以足够燃机回收成本和激励燃机调峰调频为目标,具体的合约覆盖比例应采用公开、透明、科学的计算方法核定,这样才能避免扭曲现货市场价格信号,实现公平与效率的双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各位大大,小编连续更新缺乏睡眠、头晕眼花,恳请容小编太监两日,周一继续更新,小的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