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中源电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官网        

LiaoNing ZhongYuan Power Technology Service Co.,Ltd

体验世界第一输电高塔

发表时间:2018-09-25 10:46:10

这里写你的初始化内容          

世界最高输电铁塔——舟山380米输电铁塔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重大基础保障设施。该工程由我国自主设计建造,建成后将创造全球电力系统输电铁塔高度、重量等多项世界纪录,并将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能源通道和航运的重要保障。8月下旬,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记者前往现场——


探访世界第一输电高塔

8月22日,在这个骄阳威力犹存的初秋,笔者来到了正在建设中的世界最高输电铁塔——500千伏舟山大陆联网工程380米输电高塔。换上登高作业服,跟着队员一起挤进了狭小的施工电梯。7分钟后,我们到了220米高的高空作业平台。电梯门一打开,海风灌了进来,一幅“荡胸生层云”的胜景在眼前展开。



高空初体验



“慢点走,脚步走稳,向前看,少往下看。”册子岛高塔班组长吴水亮提醒着。笔者迈出了220米高空的第一步。宽阔的西堠门水道和册子岛就在脚下,对岸的金塘岛高塔也变成了一座微缩模型。头顶上的白云似乎触手可及。高塔上的风力比平地更大。停下脚步屏息,还能感受到塔在风中轻微地晃动。



从高空作业平台沿着抱杆再向上步行盘旋100米,经过20多分钟才能达到位于320米处的高空作业面。高空作业队早已开始了当天的组塔工作。队员们一个翻身爬出抱杆,熟练地挂上安全绳和速差保护器,踩着直径只有几厘米的钢绞线走到了高塔的主管外侧。他们有的站在仅有数十平方厘米的作业篮中,有的跨坐在直径约半米的钢管上,脚底下的地面已经远得让人感觉不到它有多高了。笔者不由抓紧了身边的扶手



现场的高塔建设队分地面作业和高空作业两支队伍。地面作业队负责组装构件。组装好的构件在抱杆起吊控制台和高空作业队的互相配合下,起吊至几百米的高空,由高空作业队安装就位。高塔构件吨位大,零件复杂,光螺栓大大小小就有15种规格。直径相邻的两种螺栓不仔细比较很难分辨,稍有不慎就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我们对高空组塔的精度有着非常高的要求,这么大吨位的钢管,组装时误差不能超过1毫米。”吴水亮介绍,“如果塔底下有超过0.1厘米的误差,到了塔顶,误差就会变成50厘米。要保证这么高的作业精度,我们都得用测量仪器对钢管倾斜角和高差进行精细测量。”



“腿长制”在实践中的应用


采访中,“小腿长”龙华军来报告,昨天下午吊上的高塔一号腿主管和一侧的水平管没办法严密吻合。“分腿长”吴水亮决定带着技术员和供货商一起去看看。



1号塔腿侧水平管的安装并没有问题。吴水亮凭借丰富的高空组塔经验,推断这是由于塔材自身的重量引起的自然沉降。他和龙华军迅速确定了调整方案。龙华军带领他的“小腿分队”,一边用抱杆吊钩吊住水平管,一边通过扳手葫芦的滑轮杠杆原理来细微调节水平管一端的位置。这根连接着两根斜管的水平管重达10多吨,在300多米的高空要让它服服帖帖地跟主管契合在一起,法兰上每个螺栓孔都要对准,谈何容易。就这大约2厘米的偏差,1号“小腿分队”一共用了3个扳手葫芦,在300多米高的主管和水平管上挪了10多次着力点,忙活了2个多小时,最终让它们严丝合缝对在了一起。与此同时,另外三个“小腿分队”在“小腿长”们的带领下把抱杆的腰箍和钢绞线安装就位。


下塔后,笔者在现场观察施工,突然被一只手拉到了井筒旁边。“这里才是安全区域。”说话的是个大个子,圆脸,小眼。他指指头上,“这上面有安全网,是现场最安全的地方。”大个子叫彭立新,是整个工程的项目执行经理。据他介绍,这个工程选派的有很多都是参加过370米高塔和南美296米高塔施工的建设者。“你看到的这些人,都是大跨越施工经验最丰富、技术最精湛的项目管理和专业技术人员。”



因为有着丰富的高塔建设现场管理经验,彭立新总结出一套“腿长制”管理办法。他带笔者走到铁塔的一条塔腿边:“你看,一基铁塔有4条腿,对面金塘岛还有一基,总共就有8条腿。我们创新了‘腿长制’,对4条塔腿分别设立了‘小腿长’,负责管理20多名施工人员;高塔班组长任‘分腿长’,项目经理任工程‘总腿长’。”这样的管理方式让工程建设效率提高了不少。



吴水亮告诉笔者,在建设370米高塔的时候还没有这种管理模式,作为高塔班组长,现场的管理事无巨细。“一旦操作出现问题,肯定会先找到我。现在有了‘腿长制’,小缺陷就地化解;解决不了的,再由我领着‘小腿长’解决,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和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