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中源电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官网        

LiaoNing ZhongYuan Power Technology Service Co.,Ltd

《说粤全传》第十三回 | 助力粤市场(四)老调度侃双轨

发表时间:2018-09-19 11:07:22

这里写你的初始化内容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341.jpg

诗云:

既又调度七步叹,才高八斗无人闻。

心忧系统情未变,管乐渊学傲卓群。

双轨多变运行难,归一少疑成律韵。

魂承家国责任深,魄寄青莲浪漫吟。

广东电力现货市场最突出和简要的描述:广东现货市场采用了“部分机组计划调度+部分机组全电量竞价”模式。在同一个市场、平台或者说调度控制区内,每个电厂有着不同的身份,在电力市场化国家很稀奇,但在国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以说长久以来都是这样,就像体制内干着同样工作的人可能有着不一样的身份和待遇。

当然,这是动态进步过程中的暂时现象,既是中国特色,又有着鲜明的计划经济烙印,即使在改开先行者广东省,在电力市场最大的希望之地,也无法避免这些复杂的因素裹挟在一起打包进入现货市场时代。下面从一个老调度多年的理解,来聊聊这种市场模式下机组方式安排和发电计划编制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352.jpg

计划+市场的由来

1

“粮票时代”的三六九等埋下伏笔

厂网分离以后,“三公”调度就是关于电力调度的一个重要的主题之一。“公平、公正、公开”第一个就是公平,公平是什么?在电力调度中最大的公平就是到了每年12月31日结束时,发电厂一年的发电量对照它的年度发电量计划,偏差在±3%以内(也有的要求在±2%以内),这是个硬约束,也成了一个以年度为时间周期的物理目标。那么年度发电量计划,或者说发电厂的粮票是怎么发的,这就很有学问了。

发粮票的细节就不再多说,这个时候每个发电厂的出身不同就体现出来了,点对网的电厂、政府认定的更节能的电厂、拿着政府补贴的电厂、特殊时期特事特办的电厂、经济欠发达地区落实政策的电厂、直接影响电网断面约束的电厂、运行表现好的电厂、给煤场灰场修了棚子的电厂等等等等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拿到手的粮票有多少,有些消失了,有些一直延续到了现货市场时代。9号文之后还出现了一种没有粮票的电厂,只能去市场上寻找电量。

2

发电厂调度权的归属也是成因

统一调度、分级管理是调度机构实现电力有效调度的基础,我国省(调度控制区)为实体的电网运行特点又决定了机组方式安排和发电计划编制实际是在控制区层面上实现的,简单说就是谁真正负责电力平衡。

因此属于不同级别调度机构的机组也会有不同的待遇,例如国调中心调度的机组、华东网调调度的机组在相应省网(控制区)内会被当做边界条件处理,上级调度的机组发电计划通常被当作联络线计划处理,这还是技术上的。

1537326006927440.jpg

这个问题延申出来,还有结算和定位问题,例如,锦界电厂、府谷电厂一直纳入河北南网的控制区,下放调度权给河北南网省调以后结算关系仍不属于河北电力公司,由于某些原因,至今两个电厂仍未纳入当地的“两个细则”体系。此外,最高电压等级直流通道配套的电源,由于其具有“受照顾”的天然属性,在获得粮票时具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在跨省输电具体操作单位有关部门直接下达的综合计划中明确,通常高于实际其参与平衡的控制区内机组。

3

无(有)形的手

不管哪个区域哪个电网都会面临类似的问题,政府、民生、环保等等无形的手,北方的供热机组就是明显的例子,冬季必开的机组组合方式,要求市场上必须存在保量不报价的合同存在,这里不再赘述。

从规则体系征求意见稿看来,以上几种情况在以“公平、开放”为目标的广东电力现货市场中依然存在。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355.jpg

计划+市场模式下的广东发电计划

下的广东发电计划


首先声明笔者并不了解广东省调的机组方式和发电计划编制的流程与方式,不同的管理模式下必然会有不同,仅从这种混合的模式给老调度的工作难度去探讨问题

1

安全第一、绿电优先

简单的来说,调度在安排方式时首要考虑的是电力平衡、电网安全以及可再生能源消纳的问题。换句话说,次日有多少发电能力,负荷有多大需求,联络线送入送出多少电力(包括上级调度调度的电厂)、可再生能源预测有多少电力,多少可以计入高峰平衡,能否保障全天96点均能实现全额消纳。

在夏季、冬季负荷高峰时期,机组方式的安排非常单纯,有多少发电能力就开出到少,在保障电力供应面前,别的都是次要的,哪怕某个电厂没落实任何一种电量,即使度夏期间因为降雨等因素出现了负荷波动存在停机空间,优先考虑的也只能是调整灵活的各类机组,燃煤机组的启停周期不足以应对夏季负荷反弹增长爆发的速度。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358.jpg

在很多北方地区电网的冬季也同样别无选择,为了保障民生供热电厂成了必开机组并且负荷率非常固定,非供热机组负责调峰,在国家“在消纳可再生能源这件事情上,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能源战略下,机组方式安排也没有太多灵活性。

目前国内普遍不存在物理与金融真正分离的运行与结算方式,所有在夏冬两季不得不做出的安排,都需要在其他时间通过物理的方式调整与解决。广东地区也许没有北方地区这么突出的季节特性,但同样会面临类似的问题。

2

不堪重负的春秋两季(或负荷相对较低时期)

由于上面介绍的电网运行特点,在负荷水平相对不高的时期,就必须开展长周期的运行方式调整和各类计划和合同的找齐。广东电力现货市场中依然存在着比例非常高的计划电成分,这部分电力也有其运行的周期,例如度夏后大量的“西电东送”机组和重要的联络线通道的检修,加之控制区内的机组也同样进入检修周期,实际上很可能面对可调用的发电能力依然是可丁可卯。如果遇到在某些地区近几年频繁出现的燃气供应短缺等问题,燃气机组被迫减少开机,问题将更加突出。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402.jpg

在纯粮票时代,问题反而简单一些,方式固定时期的电量大致是个死数,别的时期按照唯一目标调整,整体的电量大盘子有了变化,年底再调整年度发电量计划。或者真正的市场时代,也同样能解决问题,按照市场出清结果执行,所有的发电企业再集中类型的交易与合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这种卡在中间的处理市场方式有形无形的把市场割裂,延续着无可改变的出身和刚性执行的物理结果,真正留给市场这支手的空间又有多少??

3

发电计划的编制

在广东总计超过1.4亿千瓦的供应能力当中,已经确定煤机(5800万左右,含点对网机组)、燃气机组(1500万左右,给与额外竞价补贴)作为B类机组参与全电量竞价,其余3000余万省内机组(含核电、抽蓄、水电、少量火电)被称为A类机组按照计划调度方式安排生产,省外来电3800万千瓦近似于A类机组,由南网总调按计划调度方式安排生产。

边界条件确定后,剩余的负荷需求空间全电量竞价,设置一定的必开机组,这个发电计划编制肯定可以闭环,但边界条件太过于容易变化,并不利于市场的有效开展。例如,在某些电网,上级调度机构调度的机组发生了受阻非停,对应的就修改联络线电力;远程大型直流送电计划受到相关配套电源运行方式改变的影响,而影响送电功率,也是同样的道理。

总之,笔者并无资格任意评论广东电力现货市场的种种,仅从老调度的一个工作环节来分析,广东迈出了电力市场坚实的一步,希望能更好的走下去,成为所有这个行业里从业人员的希望之火,这种混合的模式只能是市场发展的一个阶段,并且必须

尽快完成过渡,要多快就该更(更更更更更……此处省略1000个“更”)多快。

微信图片_20180919105405.jpg